Roundtable Synergy Books

圓桌精英是由圓桌出版與精英文化動力出版社合作組成的香港年輕出版社,延續圓桌出版的出版概念,亦促進新思想的碰撞。

【試讀】以研討會Powerpoint的宋祖英《好日子》作結——中國電影.和諧社會.軟權力考

國際政治夢工場III:中華魅影

《國際政治夢工場III:中華魅影》的視角,集中在中國與國際關係、比較政治的互動。但與此同時,還有一個視角,我們尚未正式談及的,就是如何從電影閱讀當代中國政治的訊息,而又能符合內地和諧社會的需求。這問題,對內地讀者而言尤其重要。與這本書同期出版的,還有內地簡體字版的《國際政治夢工場》。在第一、二集中選擇了五十篇文章,對此筆者衷心感謝內地出版社的邀請和協助。過程中,讓人更了解內地編審的標準﹕「没有选择的篇目,主要涉及以下两个方面的问题:(1)内地新闻出版署审查无法通过的敏感议题,如批评共产党、朝鲜、西藏、文革、六四、日本军国主义、卡斯特罗、东欧革命等;(2)在内地禁播的电影,例如《深喉》、《活佛传》等。」根據上述準則,恐怕《中華魅影》大多數文章,都不可能完封不動在內地出版的,但這並不代表內地沒有彈性。且讓我以以下一個故事作結﹕

當宋祖英的《好日子》出現於中國官方Powerpoint

年前,筆者在內地某省參加一個國際學術會議,作基調發言的除了國內外學者,還有官方某局領導級別不低的正式代表。與會學者、特別是國外學者,都相信中國官方代表在這樣的場合,自然只會講官話,迎來慣性的掌聲。想不到那位官方代表發言時,全程使用 powerpoint,談的是中國環境保護、食品安全、生態環境等議題,到了最後一張幻燈片,居然貼上著名內地女歌星宋祖英女士的玉照,並說假如上述措施能推動成功,「正如我們的宋歌星說,我們就有好日子過了」。《好日子》是宋祖英的名曲,在內地繪炙人口。這位官員還引用了數句《好日子》的歌詞,引起哄堂大笑,就是那些昏昏欲睡、心不在焉的聽眾,也響起如雷掌聲。

他發言後,有不熟悉中國國情的外國學者不斷詢問,為什麼提起「宋歌星」,會引起中國人如此熱烈的反應。於是主人家詳細介紹宋女士的背景履歷,與及少不了的圍繞她與個別前領導人的一些民間傳說、流言,內容自不會完全政治正確。這是十分成功的社交 ice-breaking,成了會議後飯宴的主要話題——畢竟,中國社交聚會要成功向洋人破冰,依然不容易。一些洋學者走到那位官方代表跟前,打趣地問他是否「別有用心」。官員一本正經的答,宋歌星在中國藝術界具有重份量,有高度代表性云云。旁邊的內地人,紛紛說:「有意思有意思」。

「協商性公民自由」與「價值性軟權力」

國外學者學習中國「國情」後,紛紛對該為發言官方代表的幽默、「敢言」表示難忘,似乎領略到的,遠不止是一張幻燈片。他們也發現,原來現在的中國官員並非鐵版一塊,懂得如何與民眾打成一片之餘,又懂得官場的分寸。他們更認為,這充份反映了今日中國改革開放的作風:講求務實、與國際接軌之餘,又懂得國家的底線,反映了一種「協商式公民自由」(consultative civil liberty)。在形式以外,一些右翼學者,甚至認為這是通過社會制約規範自由主義氾濫、而又能保障基本個人自由的制度。當然,好些洋人對此感到犬儒,但不少外國學者則欣然接受,起碼是發現了中國官方代表人性的一面。由於他們以後還要到中國開會、作調研,不少也有商業身份,這一幕輕描淡寫的 ice-breaking,令與會外國人對中國剎那間,了解了許多。無論那位官方代表發言時引述「宋歌星」時,有否想到這麼多?客觀上,起碼在當天,他確實為弘揚中國「軟權力」,作出了貢獻。

根據約翰.奈爾 (Joseph Nye) 的軟權力理論,那是「一種懷柔招安、近悅遠服的能力,而不是強壓人低頭或用錢收買,以達到自己的目的。當一國的文化、政治理想及政策為人所喜,軟權力自然於焉而生。」不少人依據上述定義,認為凡是一切與硬權力相對的,就是軟權力;相信假如有中國導演或演員能打進荷李活﹐就是中國軟權力的拓展。然而﹐他們卻忽略了奈爾同時認為中國經濟急速增長﹐也不一定能為其製造可與美、歐、日相提並論的軟權力,因為中國的「國內政策和價值觀造成限制」,而這會削弱其根本魅力。換句話說,他認為假如中國文化和經濟實力的拓展,不能協助國際社會接受中國的政策和價值觀,則這樣的「軟權力」只是一種包裝,而不是真正「懷柔招安、近悅遠服」的能力。我們姑且稱前者為「包裝性軟權力」,以與後者的「價值性軟權力」分辨。

上述那位官員的發言,不止是流露了一種形式主義的輕鬆感覺,不止是觸及了中國的「形式性軟權力」。他表達的內容,成功讓國際觀眾聯繫到中國目前的政體與意識形態,甚至令部份國外聽眾對上述政體與意識形態,產生了一定好感。這樣一來,就是深化了中國的「價值性軟權力」。兩者的橋樑,就能構築起來。

如何在中國閱讀《國際政治夢工場》

當然,這只是一個有趣的、半開玩笑的小例子。但類似案例,每天也在發生。我們觀賞和中國相關的電影、閱讀不同介紹中國電影的文章時,也可作如是觀。中國目前的價值觀是不是為人所喜、是否值得推崇,這是一件事﹔但無論那是什麼,在技術層面上,如何將之有效地軟性傳,讓國際社會明白中國核心價值是什麼,是另一回事。後者是任何國家、任何組織、任何公司,都應該仔細研究的。在這層面而言,不少目前中國引以自傲的文化輸出品,不是予人過份迎合西方的自我東方化感覺,就是讓人聯想到威權式中央政體的味道,並沒有上升至另一層次。接受這樣訊息的外國人到了今天的中國,在期許失衡下,難免有所落差。當然,真的要通過文化、社會、民間途徑弘揚國家軟權力,並非想像中的容易,一個弄得不好,傳遞錯誤訊息的中介體,甚至可能成為政權的雙面刃。正如奧運過後,中國爆出連串醜聞,兩者雖然無表面關連,卻被國際輿論看成是一個整體。後者再成功,只會反襯前者的不可思議,到結案陳詞時,對中國整體軟權力有害無利。根據上述原則,《中華魅影》是希望能引進內地的,不過類似題材的電影並不易找,加上事忙,有沒有下一本《國際政治夢工場》、下一本《中國影樓》,只能是未來的事了。

在此筆者必須感謝為本書賜序的十位友好,以及這本書的出版社 Roundtable Synergy Books (R&B) 所有工作人員。《國際政治夢工場》系列更換出版社,跟讀者沒有多大關係。Roundtable 一直有出版自己的著作,同時我們的成員也有跟不同出版社合作。由於它作為一個「think tank plus」的組織,有了一定規模,也是時候更獨立自主,因此和新的夥伴合作,在這個起步階段的集團內,成立了起步階段的「R&B」公司,希望可以慢慢給予新一代更彈性的出版空間。他們要求以這本書作實驗,自然樂於遵從。本書文章初稿曾分別於《茶杯》雜誌、香港藝術中心雜誌《Artslink》、藝術評論雜誌《AM Post》、《文化現場》、Roundtable文化雜誌《Meta》、《亞洲週刊》、《明報》、《AM730》等刊登,謹此鳴謝。這些文章在本書經過大幅度重寫,篇幅多延伸了一倍,補充了相互專題的關連互動,文章結集和專欄要是沒有分別,問題就大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19/08/2010 by in Read Online and tagged , , , ,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