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ndtable Synergy Books

圓桌精英是由圓桌出版與精英文化動力出版社合作組成的香港年輕出版社,延續圓桌出版的出版概念,亦促進新思想的碰撞。

【試讀】我這一代香港人

What if? 77個青年願景

談得太多了,這大概說明了我們這一代人,其實真的有太多話 想說──或是有太多話應該說而沒說,反而被其他人代我們 說了。若說我們這一代人真有甚麼鬱悶的話,大概就是空有理想,卻因種種原因難以將之變成現實。遙思先輩,我們也 許都羨慕活在五四運動那時代的青年,能爆發出改變國家命運的能量。

亂世出英雄,那個時代,是個人才輩出的時代。五四運動的學 生組織者,像羅家倫、傅斯年、段錫朋等,後來都成了政治 和學術界舉足輕重的人物。而他們的先導者、新文化運動的 年輕學者陳獨秀、魯迅、胡適、周作人等,開啟了中國文化的新 道路,也間接催生了五四運動。

然而他們的成功,不得不歸功於一個他們兩代人的前輩:蔡元培。蔡元培當時是北大的校長,任內羅致了胡適等一班年青 學者,讓朝氣蓬勃的他們改革當時的北京大學;他兼容並包地找來不同立場、不同專業的學者,使學生們體驗到一流學府應有的學術自由,大大開闊了他們的想像空間。到了1919 年的五四運動,北大學生在運動中起著帶頭作用,蔡元 培雖曾極力反對他們罷課,認為應救國不忘讀書,但當五四 的青年行動者發了狠,火燒趙家樓、痛打章宗祥之後,三十 二個學生被捕,蔡元培卻用盡方法去營救他們。五四運動過後,他不但不將發動運動的學生看作搞事分子,更力薦五位 學生組織者取得獎學金,到美國留學,見識世界最新最好的 知識,因為他看到了這些願意為走在社會之前的人的潛質。

我從來都認為,不同世代並不是本質上對立的。不同世代的人 所追求的或有不同,但不見得就是你死我活的鬥爭。真正的 對立,其實是強權和公義間的對立,是既得利益者和弱勢間 的對立,是特權階級和普羅大眾間的對立,而這是每一個世 代都關心和重視的,只是年青一輩更願意將矛盾宣之於口而 已。上一代可以做的,便是用最大的耐心和能力,讓新一輩可以 有最大的發揮空間,就像蔡元培一樣。

五四運動離我們這一代太遠,接近一世紀的距離使我們不容易 感受那時代的脈動。但如果翻閱歷史,在那個內憂外患、充 滿不確定性的年代,年青人間逐漸醞釀出的那種『但開風氣 敢為先』的氣魄,其實並不陌生。當然今天的香港青年不用 面對戰爭禍亂,不似龍應台在《大江大海一九四九》中『所 有的生離死別,都發生在某一個車站、碼頭。上了船,就是 一生』;我們身處的是全球化的數碼世代,物理的距離已被 大大消除,因外地而來的威脅,不是戰亂,而是被搶走工作、 奪去機會的恐懼,或曰被邊緣化的恐慌。我們不再談甚麼 『西學為體、中學為用』,卻怕在全球化和大國堀起的洪流 下迷失自己。我們不再為吃飽穿暖而擔心,但卻為社會的權力不 均、貧富懸殊而憂慮。處境不同,衝勁依舊。

因此,09年的5月4日,是五四運動九十週年, Roundtable 乘時發起了一個叫『青年願景──對香港的六個冀盼』的宣言,得到超過四百位來自研究及學術界、文化藝術界、傳媒界、非政府組織的青年公民社會成員聯署。這個宣言以陳獨秀先生在1915年為新出版的《新青年》寫的發刊辭為藍本而寫成,藉六個願景(知性的而非官僚的、流動的而非停滯的、多元的而非民粹的、開放的而非封閉的、國際的而非孤島的、我們的而非無根的)展示我們對現時香港社會的看法和冀盼。宣言和聯署的作用或許很有限,但在這樣一個時代,將自己的立場和看法清清楚楚地說出來,我們還是覺得有其意義。特別是在反高鐵運動之後,社會對『八十後』充滿疑問,更讓我們覺得有需要深化我們的想法,並將之進一步與今天的香港社會現況接軌,於是便有了這一本《77個青年願景》。書中作者都是對社會有想法的人,他們憑各自的觀察和經驗,為香港作出批判和建言;他們立場和看法縱各有異,但有一點還是相同的:仍然對香港抱著希望,深愛著這片土地。

這是我這一代香港人,為香港所作的一點貢獻。

林輝:Roundtable Community 總幹事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04/10/2010 by in Read Online and tagged , ,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